English

【理論慕課】劉建飛:構建總體穩定、均衡發展的大國關系框架

  【本課主題】

  構建總體穩定、均衡發展的大國關系框架

  【主講嘉賓】

  劉建飛,中共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導師、副所長。主要研究領域為國際戰略、大國關系、中國外交、美國外交。

  【文字實錄】

  雖然世界格局出現了多元化、非極化的趨勢,但是大國依然是決定世界和平與發展進程的決定性力量,也是主導國際關系發展態勢的決定性力量,因此,發展同其他大國的關系,是中國特色大國外交戰略布局的關鍵環節。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出“構建總體穩定、均衡發展的大國關系框架”,這為發展大國關系明確了方向。

  在諸多大國雙邊關系中,最為復雜也最為重要的是中美關系。習近平于2013年提出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系這個重大理念,并且將其內涵界定為“不沖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雖然美方對這個概念一直存在一些質疑,而且特朗普上臺后,在雙方官方交往中也不再使用這個詞語,但是這個理念本身符合中美兩國的根本利益,為雙邊關系發展明確了方向。

  中美兩國作為世界第二和第一大經濟體,最大發展中國家和最大發達國家,崛起大國和守成大國,雙邊關系不僅直接影響兩國人民的福祉,也影響整個世界的和平與發展,關涉世界各國人民的根本利益。正因為如此,推動兩國關系良性發展,應當是兩國負責任的政治家、戰略家的努力方向,而新型大國關系則為雙邊關系良性發展提供了既切合兩國實際又順應時代潮流的關系模式。所以,建設新型大國關系是中美關系發展的大方向。只要這個大方向是正確的,就應當勇于擔當,毫不動搖地為之努力。

  當然,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系不可能一帆風順,這就需要兩國針對雙邊關系存在的癥結重點施策。

  首先是增強戰略互信。建立戰略互信,始終是大國關系中最難解的問題,對中美這樣兩個在意識形態、社會制度、文明文化、發展階段、安全環境等方面都存在巨大差異的大國來說,就更加困難。但是,“現在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社會信息化深入推進,各國利益緊密相連。零和博弈、沖突對抗早已不合時宜,同舟共濟、合作共贏成為時代要求。”這為大國戰略互信提供了現實基礎。所以要“防止浮云遮眼,避免戰略誤判”。為此就需要通過經常性溝通,積累戰略互信。大國戰略互信不會一蹴而就,而是需要不斷地積累,量變到質變。

  其次是拓展互利合作。對中美兩國來說,合作共贏不僅僅體現在發展、安全、全球治理等可看得見的“顯性”共同利益上,更體現在不沖突、不對抗這樣平時感覺不到、一旦失去則會顛覆雙邊關系的“隱性”共同利益上。

  再次是妥善管控分歧和敏感問題。中美之間一直存在著這樣那樣的分歧,而且還不時出現敏感問題,處理不好會激化雙方的矛盾,惡化兩國發展的環境,甚至會被某些利益集團和政治勢力利用來謀取私利,從而加大兩國走向沖突、對抗的風險。中美雙方應遵循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原則,堅持求同存異、聚同化異,以務實和建設性的態度來管控分歧和敏感性問題,避免雙邊關系受其干擾。

  最后是加強兩國在亞太事務上的合作。伴隨著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的實施,亞太地區已經成為美國全球戰略的重心;而中國身在亞洲,更是將亞太地區視為同國家安全與發展都息息相關的“家門口”。在新型大國關系的理念下,亞太理應是中美合作的大平臺,而不是沖突對抗的競技場。在全球化時代,包括中美在內的亞太各國擁有廣泛的共同利益,也都面臨許多共同的挑戰,因此,中美和亞太各國都應是地區繁榮和穩定的建設者和守護者,都可成為合作伙伴。作為致力于建設新型大國關系的中美兩國,應當在亞太努力培育共同的“朋友圈”,而不是拉幫結派,搞排他性、有違時代潮流的“集團政治”。

  構建新型大國關系的理念和戰略,同樣適用于中俄關系和中歐關系。對中俄關系來說,兩國之間已經有高度戰略互信,而且也有比較充分的相互尊重,因此,促進合作共贏應當是中俄新型大國關系的側重點。對中歐關系來說,雙方之間沒有走向對抗、沖突的戰略動力,所以,推進“合作共贏”也應當是中歐新型大國關系的側重點。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于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