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認識國防科技戰線的精氣神

  【本課主題】

  認識國防科技戰線的精氣神

  【主講嘉賓】

  王兆宇,現任中國酒泉衛星發射中心黨委書記。長期從事航天發射工作,先后參與和組織指揮了神舟一號、二號、三號、四號、七號,天宮一號, 神舟八號、九號、十號飛船等國家級重大航天發射任務,在航天發射質量建設上有著獨到的見解和豐富的實踐經驗,組織開展了載人航天發射場質量管理體系建設,提出的“指揮操作不出差錯、設施設備不出問題、質量把關不留隱患”等質量建設思想,為確保重大航天發射和科研試驗任務圓滿成功發揮了重要作用。

  【精彩論述

  國防科技戰線的精氣神,是“兩彈一星”事業勝利發展的強大動力。“兩彈一星”創業之初,我國經濟貧窮,工業落后,尖端科技更是一張白紙,能在此基礎上干成驚世偉業,精神的力量無疑是決定性的——這種精神就是“熱愛祖國、無私奉獻、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大力協同、勇于登攀”的“兩彈一星”精神。國防科技戰線的這種精氣神包括四方面內容:

  1.堅守信仰。聽從黨的召喚、追尋強國夢想,始終是國防科技工作者最真摯的情感、最堅定的信念。新中國成立初期,一大批功成名就、才華橫溢的科學家紛紛放棄國外優厚的待遇和良好的科研條件,義無反顧地回到祖國。在國家表彰的23位“兩彈一星”功勛科學家中,就有21位是沖破重重險阻、毅然歸國的功臣。2013年,習近平主席在視察酒泉衛星發射中心時,一再問我們:中心地處荒涼的戈壁灘,在這里安心創業靠的是什么?大家不約而同地回答:靠的是為黨、為國家、為人民的一顆赤誠之心。

  2.勇于創新。國防尖端技術買不來,別人也不會給,必須依靠我們自己,走自力更生的道路。當年的創業者憑借有限的蘇制導彈樣品和圖紙資料,像螞蟻啃骨頭那樣一點兒一點兒吃透技術、攻克難關,實現了從仿制到獨立設計、制造的突破。改革開放特別是20世紀90年代以來,航天人始終瞄準世界前沿,主動出擊、不斷超越,在載人航天、探月工程等尖端領域實現了一系列重大跨越。

  3.求真務實。早在“兩彈結合”試驗時,周恩來總理就提出了“嚴肅認真、周到細致、穩妥可靠、萬無一失”的十六字方針。國防科技戰線始終把十六字方針作為座右銘,把“成功至上、質量第一”作為職業追求。“兩彈一星”是門大科學,必須求真;是項大工程,必須認真;是個大實踐,必須較真兒。1966年,有位操作員在一個接口里面發現一根五毫米的小白毛,他把這個肉眼看不到的小白毛捏出來了,錢學森知道后就把這根小白毛要走帶到北京。到了1999年,一位女工程師在一個電動機驅動器里也發現了一根小白毛。以上兩個例子說明航天人認真求真的精神沒有變,而是貫穿了航天事業發展的全過程、各領域。我們所有的重大決策都經過科學程序、論證研究,所有組織管理都依據科學模式、規范運行,所有崗位操作都遵循科學規程、精心實施。

  4.無私奉獻。最能體現這種精神的有三句話。第一句話:“干驚天動地的事,做隱姓埋名的人。”當年搞“兩彈一星”,上不告父母,下不告妻兒——這既是保密要求,又是創業者的集體自覺。1958年秋,接到原子彈研制任務后,“兩彈元勛”鄧稼先回家對妻子說“要調動工作,不能再照顧家和孩子了,通信也困難”。從此,他在大西北隱姓埋名一干就是28年。現在許多科技人員還是這樣,把干過的事藏在心里、爛在肚子里。第二句話:“獻了青春獻終身,獻了終身獻子孫。”創業初期,航天科技戰線駐地大多偏遠封閉、教育條件差,很多夫妻出自名牌院校,自己的孩子卻考不上大學;但廣大科技人員寧可虧了身子,苦了妻子,誤了孩子,也不能放下肩上這副擔子。第三句話:“死在戈壁灘,埋在青山頭。”當年搞“兩彈一星”試驗,為了把萬一失利的損失降到最低,僅在發射陣地留了7名指揮操作人員。上陣前他們都留下遺書,向黨組織遞交了“生死狀”:死就死在陣地上,埋就埋在導彈旁——這就是后來載入航天史冊的陣地“七勇士”。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于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