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一帶一路”擴展外交舞臺

  【本課主題】

  “一帶一路”擴展外交舞臺

  【主講嘉賓】

  姚培生,1945年10月生于江蘇省太倉縣,1964--1972年在北京外國語學院俄語系學習,獲學士學位,1973年入外交部工作,蘇聯解體前曾任中國駐蘇聯使館隨員、二秘、一秘;1993-1995年任外交部歐亞司參贊、副司長,同期任與俄羅斯、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四國邊界談判中方組長。1995年至2005年先后任中國駐吉爾吉斯、拉脫維亞、哈薩克、烏克蘭大使。2006年退休。2010年曾任上海世博會中國政府副總代表。現為中國亞非交流協會理事,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研究員,當代世界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員,中國公共外交協會會員。

  【精彩論述】

  今天講“一帶一路”與中國外交,覺得有必要回顧一下新中國外交史。新中國建立以后,一直堅持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在世界上贏得了廣泛的贊譽。盡管隨著形勢的變化,中國對外政策也做過多次調整,但獨立自主的原則始終牢牢堅持,從未放棄過。即使在建國初期對蘇聯采取“一邊倒”政策期間,新中國外交獨立性也沒有丟棄過。周恩來當年多次提出,為了抵抗美國對我國的威脅,跟蘇聯結盟是必要的,但“不能把自己的黨和國家的獨立性丟掉”,“不盲從照搬”蘇聯經驗,“在戰略上是聯合,但戰術上不能沒有批評”。我們國家那時剛站立起來,面對的是舊政府留下的爛攤子,經濟很窮很窮,但對蘇聯這個大國沒有任何乞求,沒有一點奴顏婢膝。這充分顯示了新中國外交政策鮮明的獨立性。當然,蘇聯確實為我國初期的經濟建設作出了很大貢獻,我們一直沒有忘記。習近平主席不久前訪問俄羅斯并參加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活動期間,專門接見了幫助中國抗日的蘇聯老戰士和參加援華建設的蘇聯老專家代表。

  1978年鄧小平提出改革開放以后,根據形勢變化中國對外交政策做了較大調整,最主要的就是確立了“不結盟、不對抗、超越意識形態”的方針。通過調整,我國爭取了更多朋友,擴展了國際政治空間。沒有這樣的調整,我國不可能在相對安定平靜的國際環境中獲得發展機遇。2001年,中俄簽署《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其核心就是相互友好永不為敵。很多同志曾問我,我們跟俄羅斯現在怎么走得這么近?要不要考慮自己的利益?我說,當然要考慮自己的利益,再好的朋友也要考慮自己的利益。我們與俄羅斯建立全面戰略伙伴關系是形勢發展的需要,符合兩國的眼前利益和長遠利益,更利于地區和國際局勢的穩定。中蘇兩個大國對抗造成了怎樣的后果,歷史對此已作了很好的注解。鄧小平1989年5月在接見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時說了八個字:“結束過去,開辟未來。”這是戰略家的語言,一般政治家是想不出的。這八個字概括了兩國關系那段沉重的歷史,更展望了共同發展的美好遠景。我們現在跟俄羅斯采取不結盟政策,是雙方都吸取了教訓。大家看到習近平最近與普京見面時,雙方都強調兩國之間要進一步提升戰略伙伴關系水平。這個方針我們不會變,我想俄羅斯今后也不會變。這么大的兩個鄰國只有合作,才能同時有利可圖,任何形式的對抗總是兩敗俱傷。我認為,經過多年努力,中國與俄羅斯和中亞國家已初步成為利益共同體和命運共同體,其主要標志是:在重大國際問題上雙方立場基本一致或相似,在國際事務中能夠擔當責任;在雙邊交往中政治上相互尊重,互信不斷加強,務實領域進行平等互利合作。

  現在歷史進程又到了一個節點: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今后跟國際社會怎么進行更加緊密的合作,建立更多的聯系?是沿襲傳統的方式繼續走下去,還是要不斷創新找到新的突破口?國內外歷史經驗證明,大至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小至一個企業、一個組織,如沒有創新就不會有活力,只能是跟著別人求生存。我們看到,美國政治制度弊端日顯,國內問題成堆,但社會總體上能保持活力,領先經濟、科技發展水平,主要得益于創新理念。李光耀說美國往往在困境中出現神奇創新能力。我認為,這與美國的人才政策有直接關系,因為美國歷來廣納天下精英。精英就是有獨創精神的人。特別在科技領域,他們有超前的理念,有獨辟蹊徑的能力。

  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站在歷史的新高度,通過總結30多年改革開放的經驗,對中國未來的發展作出了新的戰略部署,而為實現這些部署,對外交政策又做了一系列調整。習近平關于建立以互利共贏為核心的國際關系的主張,是對中國外交理論和思想的重大貢獻。這一主張對穩定我國與大國的關系,促進我國與周邊鄰國以及其他地區國家的關系至關重要,對破解“一帶一路”上的許多難題有指導意義。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于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