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共建“一帶一路”是世紀倡議

  【本課主題】

  共建“一帶一路”是世紀倡議

  【主講嘉賓】

  姚培生,1945年10月生于江蘇省太倉縣,1964--1972年在北京外國語學院俄語系學習,獲學士學位,1973年入外交部工作,蘇聯解體前曾任中國駐蘇聯使館隨員、二秘、一秘;1993-1995年任外交部歐亞司參贊、副司長,同期任與俄羅斯、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四國邊界談判中方組長。1995年至2005年先后任中國駐吉爾吉斯、拉脫維亞、哈薩克、烏克蘭大使。2006年退休。2010年曾任上海世博會中國政府副總代表。現為中國亞非交流協會理事,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研究員,當代世界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員,中國公共外交協會會員。

  【精彩論述】

  今年3月,習近平主席在博鰲亞洲論壇指出,“一帶一路”建設不是空洞的口號,而是看得見、摸得著的實際舉措,將給地區國家帶來實實在在的利益。我認為,“一帶一路”以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為重點,根據沿線國家的實際需要,將我國與周邊、與亞歐國家發展戰略對接,編織共同利益網絡,讓周邊國家從中國發展中收益,同時我們也從與周邊和沿線國家的共同發展中受益。一句話,共同發展,相互受益。

  說到這里,我就想起國外某些人故意曲解中國的倡議,比如“擴張論”、“威脅論”、“走西方殖民主義老路”等等。這類偽命題的實質就是不希望中國強大,害怕中國一旦真正強大,會與發展中國家一起改變現今的國際政治秩序和經濟秩序,大大增加發展中國家的話語權。如此,搞強權政治的少數國家就不會舒服了。他們當然不愿意看到這一天,所以就不停地制造麻煩,絞盡腦汁用政治、經濟、軍事各種手段削弱中國的影響。還在上世紀90年代,西方一些國家利用聯合國人權會議,借口中國人權問題,連續10次搞反華提案,但沒有一次得逞,最終灰溜溜收場。根本原因是我國實行改革開放政策后國際影響不斷擴大,絕大部分發展中國家站在中國一邊,始終力挺中國。所以,當我們的國際話語權變得越來越多的時候,千萬不要忘記這些發展中國家對我們政治上的寶貴支持,特別是黑非洲的兄弟,是我們真正的朋友。

  那些將快速發展的中國與西方老殖民主義類比的人,別有用心地說中國也要走那條老路。實際上,對歷史,中國人最有發言權。西方殖民者走的發家之路,實際是害人利己的血腥之路,中國是最大的受害者。中國在鴉片戰爭中得到了什么?戰爭、割地、賠款、饑餓、死亡、眼淚……每一個有良知的中國人不會、也不應該忘記那段屈辱史。因此,當少數國家在國際上拿人權問題壓中國的時候,中國駐聯合國大使斬釘截鐵回答他們:“你們看看自己的歷史吧,你們沒有資格妄評中國的人權!”

  實際上,中國是世界上最仁慈最溫和的大國:受人之惠,始終銘之;你敬我一尺,我還你一丈。中國人不忘他人之恩的秉性源于中國幾千年的傳統文化價值。這里,我有必要提一下古絲綢之路。盡管它是東西方民族一起走出來的,但是這條路上形成的和諧、包容、平等、友善的遺產與中華民族的貢獻是密不可分的,海上絲綢之路也是這樣。鄭和下西洋主要是互通有無,交換物產,結交海外友邦,而不是屯兵用武、攻城略地、搞殖民主義,盡管那時中國有足夠的條件和實力。

  還有,從福建武夷山起始,經蒙古、俄羅斯到達歐洲的萬里茶道,也體現了中國文化中的和諧、大度、包容。利用歷史上的萬里茶道,加強中蒙俄之間合作的倡議,也是習近平2013年3月首訪俄羅斯時在公開演講中提出的,他在2013年實際提到了“一道、一帶、一路”三條線。可見共建“一帶一路”的倡議是有歷史基礎的。

  現實基礎是什么呢?就是我國與周邊國家加快發展、提升合作水平的需要。例如,二十多年前,中亞地區新獨立國家與我國建交后不久,就開始探討復興絲綢之路問題。1994年春,我陪同當時的國家領導人首次訪問烏茲別克斯坦、土庫曼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哈薩克斯坦4個中亞國家,雙方都提到了古絲綢之路。當然,那時還局限于增加公路、鐵路運輸量的具體問題,還不是現在這種站得較高、看得較遠的構想。隨著雙邊經濟往來不斷擴大,大家都需要規模更大的合作規劃。共建“一帶一路”的倡議正是隨著宏觀經濟發展變化而提出來的,而不是突發奇想憑空而來的。今年3月28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外交部、商務部聯合發布了《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愿景與行動》(以下簡稱“一帶一路”愿景與行動)。這個文件對習近平主席2013年提出的倡議作了最權威全面的闡述,描述了倡議提出的背景,確定了共建原則、框架思路、合作重點和合作機制,介紹了中國各地方開放態勢和中國已有的共建基礎以及最終目標。文件對福建的區位優勢有明確描述。我昨天聽福建同志說正在加快規劃,以早日實施。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于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