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祖國強大是外交的有力后盾

  【本課主題】

  祖國強大是外交的有力后盾

  【主講嘉賓】

  姚培生,1945年10月生于江蘇省太倉縣,1964--1972年在北京外國語學院俄語系學習,獲學士學位,1973年入外交部工作,蘇聯解體前曾任中國駐蘇聯使館隨員、二秘、一秘;1993-1995年任外交部歐亞司參贊、副司長,同期任與俄羅斯、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四國邊界談判中方組長。1995年至2005年先后任中國駐吉爾吉斯、拉脫維亞、哈薩克、烏克蘭大使。2006年退休。2010年曾任上海世博會中國政府副總代表。現為中國亞非交流協會理事,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研究員,當代世界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員,中國公共外交協會會員。

  【精彩論述】

  我在大使崗位上共舉辦了12場國慶招待會,每次我都講話,講話的底氣一年比一年足,感覺一年比一年好。為什么?因為應邀來的客人都發自內心地祝賀我國各方面的成就。不管是當地的執政黨代表還是反對黨代表,都稱贊鄧小平是戰略家,沒有鄧小平就沒有改革開放,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中國的今天。他們是看得很明白的。我給大家講一個真實的故事。我在一個國家結識了一個級別較高的政府官員,嚴格地說他是一個“反共分子”,他對國內的共產黨很鄙視。我曾組織他們夫婦到中國旅行了一趟。他回國后感觸頗深地說:“如果我生在中國,我自然也會加入中國共產黨這個執政黨。”我相信他的話是發自內心的。有比較才有鑒別,他是比較了自己國家的狀況才流露出這種思想的。

  我們為國家的快速發展感到自豪,但不應過分自滿,因為我國目前還不是全面發展的強國,要冷靜地看待所取得的成就。國內有些專家說中國很快成為超級大國,甚至十年后可能超過美國。這種振奮人心的預測可以理解。但是我國要真正趕上美國的水平,無疑還需要幾代人的努力。先不說這個量,質的方面差距是明顯的,很多產品的核心部位我們自己還做不了,例如大飛機的發動機。解決這類難題還需要時間。即使我們軟硬實力都有質的提高,能與美國并駕齊驅,也不宜稱自己為超級大國。鄧小平上世紀70年代在美國演講時,用堅定的語氣說,中國今后即使發展了也不做超級大國。我認為,超級大國在現代概念中不是一個平等待人的國家,它的特征和毛病就是凌駕于它國之上,指手畫腳,欺負別人。我們不應該這樣。我們成為真正強國后也仍應該堅持平等相待,以理服人的原則。中國一直主張建立新的國際經濟秩序和政治秩序,新在何處?新在全球性問題應由各國一起商量決定,而不是由一兩個國家拍板說了算。二戰后建立的國際金融機構如IMF,里邊的改革方案要經美國國會批準,這種規定合理嗎?我相信,中國倡議建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不會再是富人俱樂部,而是由所有成員國共同操作的投融資平臺,一定會獲得成功!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于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