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努力提升我國國際話語權

  【本課主題】

  努力提升我國國際話語權

  【主講嘉賓】

  趙磊,中央黨校創新工程首席專家、國際戰略研究院教授,中央黨校-教育部“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執行主任是中共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院教授、國際關系與國家統一研究室(原為國際關系與臺港澳研究室)主任、中央黨校-教育部“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執行主任、教育部“國別與區域研究專家委員會”委員、國家民委決策咨詢委員會副秘書長、光明網理論專家委員會委員、“國家高層次人才特殊支持計劃(萬人計劃)”青年拔尖人才、中央黨校第四屆“十杰青年”。

  【觀點摘編】

  “落后就要挨打、貧窮就要挨餓、失語就要挨罵”。經過長期不懈的努力,我國已從根本上扭轉了落后、貧窮的局面,但在國際社會“挨罵”的問題仍未得到有效解決。為此,要加強國際傳播能力建設,精心構建對外話語體系,發揮好新興媒體作用,增強對外話語的創造力、感召力、公信力,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闡釋好中國特色。對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優秀文化和光榮歷史,要加大正面宣傳力度,通過學校教育、理論研究、歷史研究、影視作品、文學作品等多種方式,加強愛國主義、集體主義、社會主義教育,引導我國人民樹立和堅持正確的歷史觀、民族觀、國家觀、文化觀,增強做中國人的骨氣和底氣。

  第一,提升話語權,要打造征服人心的現實案例。今天,在國際關系博弈中,“治理”是國家軟實力競爭的重要話語。治理的基本內涵是:多元主體對公共生活的合作管理,目標是公共利益最大化。筆者曾經參觀過一個很小的城市,但這個城市體系了“治理現代化”的話語權。當地政府官員邀筆者參觀城市最繁華的商業中心,在兩條黃金干道十字交叉的地方卻是一片廢棄的工地。我很好奇,這個參觀的地點很獨特?

  原來,10年前這里曾是一家干洗店,干洗店老板以很低的價格將土地和店鋪賣給當地的一個商人。五年后,城市改造開發,該地段開始升值,商人想要投資建廠,但因資金不夠需貸款,銀行告知貸款前要先請第三方提供環評報告。商人請專業的環評公司去評估項目,發現土壤存在嚴重的重金屬超標,原因是10年前干洗店出現了化學試劑的泄漏問題,污染了土壤。這樣銀行就拒絕給這個商人貸款了,還立即通報其他銀行和工商部門,不能給商人開綠燈。沒辦法,商人只能四處籌錢請環境治理公司去清理有毒土壤。清理完畢后,商人高興地來到銀行,銀行又潑了一盆冷水,要商人在限定的一年期限內連續出具四份無害報告(一個季度一份報告)。到時間節點上,商人發現土壤再次出現重金屬嚴重超標的問題。原來十年前化學試劑泄漏太嚴重了污染了周圍的整片土壤,其他店鋪下面也有毒物質,而商人買的土地恰恰是一塊洼地,周圍的有毒物質很容易被雨水再次沖積到此。所以十年后的今天,原本“寸土寸金”的地塊依然是一片廢棄且正在治理的工地。但是,這片廢地反倒成為這一城市的地標性建筑。

  從此之后,每個土地購買者交易之前先要評估土壤(有毒就不買了),經營期間一定要呵護土壤(否則污染了土地日后將無法出售)。這就是公共利益最大化的典型案例,很多人慕名來到這個城市,因為他們放心這個城市的土壤、水、空氣、食品、秩序,感到在這里工作生活安全、可靠、有預期。

  第二,提升話語權,要增強中國的公共產品供給。公共產品至少包含三個層次:物質性公共產品、理念性公共產品、制度性公共產品。很長時期,中國人提供的主要是物質性公共產品,如幫助其他國家修路、造橋、供電等,是在物質性需求層面的供給。例如,中國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是維和行動主要出兵國和出資國。為支持和加強維和行動,中國宣布加入新的聯合國維和能力待命機制,決定率先組建常備成建制維和警隊,并建設8000人規模的維和待命部隊。再如,2015-2020年,中國將向非盟提供總額為1億美元的無償軍事援助,以支持非洲常備軍和危機應對快速反應部隊建設。中國還將向聯合國在非洲的維和行動部署首支直升機分隊,等等。但物質性供給的短板是“利盡則散’,這一類公共產品的主要特點是積極給國際社會提供人、財、物等方面的物質性支持,主要功能是有助于打造“利益共同體”。

  理念性公共產品,主要是提供中國智慧、中國方案,以有效應對和解決全球性難題,要發揮“說服性”的效力。例如,幾十年來,“互相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內政、平等互利和和平共處”五項原則指引著中國對外關系的發展,已經成為規范國際關系的重要準則,所展現的是中華民族歷來崇尚的“和為貴”、“和而不同”、“協和萬邦”、“兼愛非攻”等理念。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精髓,就是所有國家主權一律平等,反對任何國家壟斷國際事務。這為廣大發展中國家捍衛國家主權和獨立提供了強大思想武器。

  制度性公共產品是公共產品的最高形態,難度最大,但一旦形成其影響力極其深遠、深刻。一個大國的國際互動如果只“搭便車”,而不提供公共產品,便容易被國際社會認為是“不負責的”。目前,國際社會對西方標準的“中心-邊緣秩序”存在越來越不滿的態度。所謂中心國家是那些在世界體系中占據主導地位、依靠先進技術和工業產品控制他國的國家,邊緣國家是指那些出口自然資源和初級產品的國家。這一秩序的特點是:以全球化為核心,以“資本主義范式”的“中心-邊緣”框架去約束世界上不同的經濟體,其內在邏輯是“邊緣”服務于“中心”、“中心”侵蝕“邊緣”。“一帶一路”對全球治理的理念貢獻在于,這一公共產品強調“去中心化”、“非極化”,這是對上述傳統理念的超越。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和推進,互聯互通開始成為一種時尚,“痛則不通,通則不痛”的中國式哲學思想與理念定位開始備受矚目。

  總之,文化不僅是陽春白雪,更是刀光劍影。就文化軟實力而言,要讓中國文化“行走”起來,行走的關鍵就是讓國人的眼神中充滿對文化的堅定與靈動,同時能夠激發國際社會分享中國價值的沖動,既喜歡中國做什么,更欣賞中國是什么。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于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