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一帶一路”的深遠意涵

  【本課主題】

  “一帶一路”的深遠意涵

  【主講嘉賓】

  喬良,國防大學教授,空軍少將。1984年至1988年先后畢業于魯迅文學院和北京大學中文系,獲北大文學學士學位;1992年獲享首批政府特殊津貼。1993年3月獲全軍首批“一級文學創作”職稱;空軍專家委員會委員;二炮軍事理論專家咨詢組成員。1974年開始發表作品,迄今共發表各類文學作品逾數百萬字。除文學創作外,長期潛心于軍事理論研究,為我國著名軍旅作家、軍事理論家、軍事評論家,中國作家協會會員。1999年,與王湘穗合著的軍事理論著作《超限戰》一書出版。被美國西點軍校列為學員必讀書目和美國海軍學院正式教材,更被意大利陸軍總監米尼上將稱為當代軍事名著。

  【觀點摘編】

  歷史上所有的大國在崛起過程中,都有圍繞它的崛起展開的全球化運動。這意味著全球化不是一個從歷史到今天一以貫之的過程,而是各有各的全球化。所以,無論是古羅馬的全球化,還是大秦帝國的全球化,今天看來,都只能算是一種帝國擴張的區域化過程。真正的近現代史上的全球化,是從大英國帝國開始的,大英帝國的全球化是貿易的全球化。美國人繼承了大英帝國的衣缽之后,先延續了一段貿易全球化。但真正具有美國特色的全球化,是美元的全球化。這也是我們今天正在經歷的全球化。的確,美國在二戰后沒有把一個國家納入版圖,但它用美元把你納入它設計的全球金融體系之中,美國可以不占領一個國家的領土,但他會用美元來占領你的市場,左右你的國家經濟命脈,讓所有的國家為美元而生產,所有的產品、所有的資產價值最后都是通過美元來表達。這是什么?這是一種金融殖民,是一種比歷史上所有殖民帝國更高明的殖民主義。正是在此意義上,我不同意說中國今天的“一帶一路”,是和“全球經濟一體化”接軌,那等于說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構想,是要繼續和美元的全球化接軌,這樣的理解,在美國人指責中國人“免費搭車”,并準備通過TPP攆中國下車之際,顯然是一種戰略上的不清醒。

  “一帶一路”的戰略構想,既是中國人尋求新的經濟發展方向,走出困境的路徑選擇,又是對美國對華壓力的一種消解,可以說它是對美國戰略中心東移、亞太戰略再平衡的一種對沖。或許有人會說,對沖應該是相向而行,你怎么能背過身去對沖呢?沒錯,背向對沖。這正是這一戰略的精明之處。如果中國選擇和美國直接沖撞,成本會非常高。避開兩國的正面交鋒,將中國的國家利益向西拓展,能在一定程度上有效地抵消美國對我們的壓力。所以說對“一帶一路”,應有更深邃、更充分的估量和評價。與那些選擇零和博弈、贏家通吃的帝國不同,中國選擇的是合作博弈的道路,通過與其他國家的合作,實現互利共贏,這既解決了中國的問題,也能解決其他國家的問題,還在更大的地緣空間中,最大限度地減少與美國的摩擦系數。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于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