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以天下情懷超越“零和博弈”

  【本課主題】

  以天下情懷超越“零和博弈”

  【主講嘉賓】

  喬良,國防大學教授,空軍少將。1984年至1988年先后畢業于魯迅文學院和北京大學中文系,獲北大文學學士學位;1992年獲享首批政府特殊津貼。1993年3月獲全軍首批“一級文學創作”職稱;空軍專家委員會委員;二炮軍事理論專家咨詢組成員。1974年開始發表作品,迄今共發表各類文學作品逾數百萬字。除文學創作外,長期潛心于軍事理論研究,為我國著名軍旅作家、軍事理論家、軍事評論家,中國作家協會會員。1999年,與王湘穗合著的軍事理論著作《超限戰》一書出版。被美國西點軍校列為學員必讀書目和美國海軍學院正式教材,更被意大利陸軍總監米尼上將稱為當代軍事名著。

  【觀點摘編】

  對中國而言,如何應對美國的遏制,這就有一個是“被攆下車”還是“主動下車”的問題。但不管被動還是主動,都不可避免地面臨中國經濟與美國經濟從捆綁到脫鉤的問題,這并非易事。

  中國今天之所以能夠成為制造業大國,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得益于美國市場,而美國之所以能在過去二十年間讓GDP比此前200年的最高值整整翻了一倍,則主要不是緣于其科技創新,而是得益于廉價獲得中國產品和低息使用中國資本。這是一種雙向的依賴。

  美國為什么不斷發行國債,就是因為美國人沒有錢。有人會說,美國人不是可以印錢嗎?然而美國人很清楚,無休止印錢,美元就會無休止貶值,于是他們發明了另一個辦法,就是讓美國的資本項目保持順差。也就是發行國債,從國外借錢;輸出去的錢再借回來,這樣就在全球形成了一個資本循環系統。在這個循環系統中,中國成了其中最重要的一環。

  中國是美國最大的債主,中國購買美國的國債幾度達到20000億,中國自身的外匯儲備一度達到40000億,去年是38400億。中國擁有如此龐大的資本,并且成了美國最大的債主,這就帶來了很多大家不能理解的問題。有人說,中國這么多外匯,我們為什么不自己花掉,要讓美國人享受中國的發展成果?這說明了人們對中美經濟捆綁這一無奈的現實認識不夠。中國為什么借錢給美國?并不是因為我們要做慈善。而是中國在2008年美國爆發金融危機的時候,

  中國經濟與美國市場捆綁太緊,在自身經濟完成升級轉型之前,還無法立刻與美國經濟脫鉤,特別是東南沿海那些中低端產品出口,還嚴重依賴美國市場,美國金融危機導致的美國人購買力下降,將直接沖擊甚至擊垮這些中國產業和企業。這種時候,要解決經濟問題肯定不能用情緒化的方式,而只能通過有效的戰略和策略去一步步化解和改變。這就需要中國主動的“摘鉤”,而并不是被美國攆下車。當然,中美雙方的愿望都差不多,都想讓中國下車。這是兩國的戰略,關鍵就是看誰能笑到最后。

  對此,中國要做到的第一點,就是要挺住。今天整個世界的經濟很糟糕,因此中國決不能比對手先倒下去,今天所做的一切其實都是一種自救,“一帶一路”既是一種戰略選擇,也是一種自救,要讓自己的經濟重新迸發生機,就必須發揮中國的長處讓自己挺住。

  美國也有自己的長處。美國人喜歡拳擊。拳擊這項運動典型地反映出了美國人崇尚實力的風格,直來直去,重拳出擊,最好一擊KO(擊倒獲勝)對手,一切都很明確;中國人則相反,喜歡模糊,以柔克剛,我也不追求KO你,但我要把你所有的動作都化解掉。因此中國人喜歡打太極,而事實上,太極確實是一門比拳擊更高妙的藝術。“一帶一路”運用的正是這種思路。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于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